• <rt id="ltcrb"><meter id="ltcrb"><p id="ltcrb"></p></meter></rt>
        <tt id="ltcrb"><noscript id="ltcrb"></noscript></tt> <tt id="ltcrb"></tt>
        1. <rt id="ltcrb"></rt>

          <rt id="ltcrb"><optgroup id="ltcrb"></optgroup></rt>
          <tt id="ltcrb"><noscript id="ltcrb"></noscript></tt>
            您的位置: 首頁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后沙:土耳其又想廢掉安理會一票否決權

            2021-10-24 19:25:00 作者: 后沙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鐵打的聯合國安理會,流水的非常任理事國。七十多年來,不變的是《聯合國憲章》和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然而,呼吁聯合國機構改革的聲音似乎一年比一年大,矛頭直指安理會“一票否決權”。

            他又想廢掉安理會一票否決權,真是人見人厭!

            作者:后沙

            6、 后沙月光.

            一個干貨多多,有點另類的時評專家。

            鐵打的聯合國安理會,流水的非常任理事國。七十多年來,不變的是《聯合國憲章》和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

            然而,呼吁聯合國機構改革的聲音似乎一年比一年大,矛頭直指安理會“一票否決權”。

            一些“刁民”總是打著機構改革旗號,煽動其它村民推倒村委會。用“刁民”來形容雖然不大恰當,不過也沒有其它什么詞語更加通俗易懂。

            “刁民”分兩種:

            一、分瓜派。想擴大常任理事國席位以及一票否決權,代表有印度、日本、德國、南非等;

            二、掀桌派。它也不指望常任席位,一心只想廢掉一票否決權,大家都沒有特權,那就扯平了。

            1、

            土耳其就屬于第二種--掀桌派,2017、2018、2019年,它一直在鼓動別國跟它一起鬧。

            10月19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到非洲訪問,又重提此事,想得到非洲支持。他在安哥拉議會演講時說,“我們認為,人類命運不能也不應當由一小撮二戰勝利國擺布。”

            二戰勝利國,居然在埃爾多安嘴里成了“一小撮”。

            他接著說,“(安理會)頑固地想保持戰后格局,但世界不只是五個國家(美國、中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忽視改變的必要性是對非洲和像安哥拉這樣強大的國家的不公平。土耳其不接受西方秉持東方主義對非洲大陸的看法,我們視非洲所有人民為朋友。”

            他最后說,聯合國安理會無權決定人類命運,土耳其正在與世界政治體系中的不公平作斗爭。

            埃爾多安野心不小,還給非洲國家戴高帽,開始挑撥離間了。

            在安哥拉議會稱其為強大的國家,這種恭維聽起來更像是諷刺,安哥拉方面并沒有響應埃爾多安。

            埃爾多安還將訪問多哥和尼日利亞,繼續煽動非洲國家。

            其實埃爾多安是在公然挑戰《聯合國憲章》,而且還偷換概念,安理會的職責并不是他說的“決定人類命運”,而是維護世界基本秩序。

            一票否決權并不是最好的集體安全機制,但它能避免最壞的結果。七十多年,人類也找不到更合理的機制。

            一票否決權毫無疑問是一種特權,然而,人類歷史發展過程證明,只有大國、強國才能裁決中小國家的糾紛,而中小國家無法裁決大國糾紛。聯合國就是基于這種現實,才賦予了五大國一票否決權。

            目前,五大國里面只有俄羅斯對埃爾多安的挑釁言論進行了回應。

            普京的發言人佩斯科夫評論埃爾多安“一小撮”說法時表示,“俄羅斯始終是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國家,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俄羅斯指出了問題本質,土耳其這是想推翻《聯合國憲章》。

            如果《聯合國憲章》被推翻,小國得到的是民主和公平嗎?恰恰相反,只會遭到傷害。

            想廢掉安理會一票否決權的人,并非埃爾多安一個人,上一個是卡扎菲。

            2001年10月31日在第56屆聯大上,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的代表阿邁爾,在會議上公開指責安理會一票否決權破壞了民主價值觀。

            卡扎菲呼吁建立一個更民主、更具廣泛代表性的安理會,并說常任理事國的一票否決權已經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利比亞被暴打,安理會討論1973號決議時(2011年3月17日順利通過,決定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沒有一個大國動用否決權,卡大佐含笑歸土。

            當時,卡大佐是多么希望有一張否決票阻止設立“禁飛區”。晚了,你不是要民主價值觀嗎,你不是說一票否決權已經失去存在意義嗎,這下滿意了?

            2、

            卡大佐的墳頭草青了又黃、黃了又青,看來埃爾多安已經忘了卡大佐。

            利比亞反對一票否決權的理由,跟土耳其一樣,看來起正義無比---民主決策,反對特權。

            但在變幻莫測的國際局勢中,特權與民主是互為辯證關系,民主表決與權力集中不能分割。保持五大善人特權是集中,設立十個非常任理事國席位是民主,如果只傾向于某一端,都會破壞《聯合國憲章》精神。

            但埃爾多安這幾年極力傳播他的“得不到它,就毀滅它”的話術,也不是沒有收效,像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在2018年就贊同他的主張。

            這兩年埃爾多安又跑到非洲推銷這一套,不過,對于破壞《聯合國憲章》行為,中俄早有防備。

            今年3月,中俄等國推動成立一個“捍衛《聯合國憲章》之友小組”的小組織,宗旨是共同反對任何國家采取單邊措施違反《憲章》和國際法基本準則。這不僅是針對超級大國凌駕于《憲章》之上的問題,也是防止土耳其等國從另一個方向破壞《聯合國憲章》。

            2021年7月,該小組由委內瑞拉發起,正式成立,安哥拉就是第一批成員之一。

            3、

            上月23號,“捍衛《聯合國憲章》之友小組”部長級會議在紐約舉行,中國常聯合國代表張軍以及俄羅斯、阿爾及利亞、玻利維亞、老撾、白俄羅斯、安哥拉、柬埔寨、伊朗等國代表出席,會議由委內瑞拉外長普拉森西亞主持。

            當“捍衛《聯合國憲章》之友小組”得到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支持時,土耳其的煽動、挑撥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土耳其是一個人見人厭的國家,它跟美國、中國、俄羅斯、法國、英國,還有伊朗、敘利亞、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等國都有不少過節。

            這世上很少有國家能同時跟伊朗和沙特這兩個死對頭鬧翻,但土雞做到了。跟伊朗鬧翻,因為它以北約成員國身份威脅伊朗安全;跟沙特鬧翻,因為卡舒吉事件。

            土耳其的泛突厥主義、泛曼斯曼帝國主義抬頭,是它屢屢遭到外交冰山的最主要因素。

            土耳其所作所為,遠遠超出了它的實力和能力,插手敘利亞內戰、插手利比亞內戰、擊落過俄羅斯戰機、在阿勒頗之戰中又臨陣脫逃(撤出自己扶持武裝力量)打亂了美國在敘利亞的軍事部署、以涉疆問題上一度跟中國作對(現在老實多了)、跟法國去年鬧到法國召回駐土大使的地步、跟歐盟勢如水火、跟希臘則是世仇、跟德國因土耳其裔問題爭吵不斷、去年因宣布將圣索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又得罪了所有基督教國家……

            許多國家對土耳其充滿著不信任感,哪怕是在北約內部。

            然而,土耳其地跨歐亞兩個大洲,無論在軍事、能源線、貿易線來說,它的戰略位置都極其重要,因此,無論哪個大國又不得不與它保持合作關系,生怕它完全倒向對手一邊。

            埃爾多安認為自己可以借力打力,2011年“阿拉伯之春”風暴中,阿拉伯地區政治強人紛紛垮臺,土耳其看到了恢復奧斯曼帝國榮光的希望。埃爾多安也看到了成為蘇萊曼一世的希望,在宗教狂熱的帶動下,泛突厥主義也在興起,野心擴張到了高加索和中亞地區。

            土耳其開始覺得聯合國普通成員國身份或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身份已經配不上它了,但它要成為常任理事國,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來,它在二戰當中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色,名曰中立(騎墻,實則親納粹,1945年2月才向德日宣戰),根本不具備常任資格;二來,就算安理會改革(擴大常任席位),它能比德國、日本有優勢?還有那個執著的二百五。

            于是,埃爾多安選擇了另一條路--摧毀安理會決策機制,要不大家都沒有一票否決權,要不大家都有一票否決權。

            土耳其的旗號是民主價值觀。如果安理會徹底民主化會如何?人人一張否決票,結果必然是混亂無序。190多個國家,討論到哪一天才能達成共識?那只能是打成共識。

            一些小國將民主愿景的失敗,歸咎于一票否決權的存在,這是本末倒置。一票否決權是一種戰爭熔斷機制,在關鍵時刻對小國極為重要。

            卡大佐死于非命之后,敘利亞也面臨“禁飛區”問題,結果是中俄動用了否決權,阿薩德政權非但沒有被摧毀,而且現在打算重建國家了。

            并不是大國一票否決權的程序設置有問題,而是某大國繞開安理會,違背《聯合國憲章》到處胡作非為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所以,土耳其等“刁民”真正該反對的不敢不反對,反而在一票否決權問題上胡攪蠻纏。

            況且,在一票否決權決策程序下,土耳其無論提出幾次廢除一票否決權的提案都會被一票否決。

            4、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不指望土耳其敢單挑由十幾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它在五大善人里面隨便選一個單挑就可以,把它滅了,再取而代之(法蘭西怎么樣?)

            否則,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后沙月光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后,告知具體地址)
            免费特级毛片
          1. <rt id="ltcrb"><meter id="ltcrb"><p id="ltcrb"></p></meter></rt>
                <tt id="ltcrb"><noscript id="ltcrb"></noscript></tt> <tt id="ltcrb"></tt>
                1. <rt id="ltcrb"></rt>

                  <rt id="ltcrb"><optgroup id="ltcrb"></optgroup></rt>
                  <tt id="ltcrb"><noscript id="ltcrb"></noscript></tt>